摘要:他说,在掌面上干活,挥舞铁锹不停一下,一口气就能将车装满。如今回想起这些经历,他自豪地说,从没都没感觉过累。
                   

逯江锁


逯江锁 1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逯江锁有幸成为应朝铁厂的一名职工,为此他感到了无尚的荣光。

       他被分在采煤车间。这是一个默默无闻、踏实能干、乐于奉献坑下一线的装车工。这一干就是十五年。

       那时坑下的条件极其艰苦,由于设备的简陋和落后,装货的斗车总是经常不断地发生碰撞或翻车。这车一翻,那货就得重装,这个现象几乎天天都会发生,有时还是多次发生。年轻气盛的他,从不惧怕这些体力活。他说,在掌面上干活,挥舞铁锹不停一下,一口气就能将车装满。如今回想起这些经历,他自豪地说,从没都没感觉过累。

       他家在次营的西河,距厂有六十多华里。星期一到厂上班,从凌晨的四点多就要开走,十点多才能到达,到厂后,还要等入坑的人到齐全了才能下坑,有时到达掌面时已是午时了。当天的工作任务必须完成,出坑时都在晚上的九点多。只有这天他才感到了累。

       他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一个新来的合同工,还不会熟练地给斗车挂钩,一次不慎的行为,造成了斗车的飞溜。这装着货的斗车如脱僵的野马直奔人群。工友杨常河躲闪不及,一条腿被撞断了,还是他抱着断了的腿,快速跑出了坑。让他感到最神奇的是,杨常河的腿还居然能接上,以后还能正常的行走。但这件事,给他最深刻的教训是:只要是在坑下,时时刻刻要绷紧安全生产这根弦。从此,他时时处处小心谨慎,以至在以后十多年的坑下经历中,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

       逯江锁的坑下工作,一直干到采煤车间因资源枯竭关门的那一天。

       走出坑下,他来到铸管车间,所做的工作是给水管渡衬。先是把管的内壁打磨光滑,然后用水泥离心的方式给管壁加层。虽然这活没有坑下的体力重,但他干的并不起劲。半年后调入翻砂车间。

       翻砂车间新上了产品:183管。翻铸这种产品不仅要体力,还要技术。这项工作他干的非常吃力,成活率又不高,经常是完不成任务。这样下来工资拿的也不高。逯江锁是个不怕出力的人,但在翻车间却有过不想干的念头。后来183管因为没有销路,便停产了,他也离开了翻砂车间。

       在冶炼四号炉,他上过料,捞过渣,这些体力活都不在话下。他搞不清好好的四号炉为什么会被拆了,后来也迟迟没有建起来。

       这时厂里的生产经营是每况愈下,沒有岗位的他,只好外出打工了。他又干起了老本行,在寺河煤矿的坑下干活。

       2013年正式退休。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