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救人要紧。情急之下,张志勇敢地冲到了炉顶。他使出浑身解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护栏上将吴行元背到了背上,从高往下走,没走几步,便失去了知觉。行元还在高台上,他却摔了下来。幸运的是他没有摔到地上,而是掉在炉的一个盘上。
                   

         

4731456-2f197fa8bd0348ce

       一九七二年从长子插队点招工入厂,分配采煤车间。他和于国政、梁柏奇都为机电工,唯他下了坑,在坑下看卷扬机。

        他工作的岗位,在巷道里处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是一个容易聚集瓦斯的地方。为保障安全,他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谨慎,每天到达岗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排风。因为使用的控制开关,还是有电火花的。在坑下的三年他做到安全无事故,也做到了月月出全勤。

        一次,在班上他发现了一根柱子有裂纹,还有点错位,不时的还能听到“吱—吱—”的响声。他把这一情况及时报告了技工吴锁柱。吴技工组织人员清了现场,还做了简单的处理,让大家提前下了班。

        冒顶的事情发生了,是大家撤离后的深夜里。第二天大家入坑时看到了惨状,塌下来的煤层至少有四十多吨。让张志后怕的是,如果这事要发生在白天,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呀!从此,他处处小心,时时警惕,在坑下来不得半点的马虎。

       离开煤场,分到了冶炼。在四号炉上班,他还是看卷扬机的。这个卷扬机是给高炉上料的,他就是上料者,还担负着探料的职责。这是个非常关键的岗位,决定啥时下料,如何进行料的搭配。科学合理的配料,决定着高炉的产量、质量。张态就是喜欢捉摸这些,尽责的他,总是想让高炉的效益能更好一些。

        一次,他和探料班长吴行元一块上班,这天炉不顺,先是棚料,后是塌料,还把料杆也烧坏了。当班者必须要把当班的问题处理了,否则下一班人是不接工作的。

        吴行元二话没说,爬上炉顶去换料杆,却遭煤气中度,当场昏倒,脖子和脚被卡在护栏上,头部还在流血。情况十分危急。

        救人要紧。情急之下,张志勇敢地冲到了炉顶。他使出浑身解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护栏上将吴行元背到了背上,从高往下走,没走几步,便失去了知觉。行元还在高台上,他却摔了下来。幸运的是他没有摔到地上,而是掉在炉的一个盘上。

        他被抬在卫生院,放在地上,许多人都在传:没救了。昏迷的张志牵动着大家的心,更牵动着对象蒋秀珍,她守在他的旁边,心急如焚,两眼泪汪汪。过了数个小时后,他才慢慢的醒了过来,好在身体没有大伤,只是把手表摔坏了。

        吴行元的伤势较重,在家休息了一年,而张志只休息了四天,便上了班。正值芳华年龄的他,活力四射,对经历与发生的一切,不屑一顾。

        有一年过年,班上人手紧缺,他替人顶班捞渣,因不慎陷入池中,腿被烧伤,还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

      一九八四年离厂,返回天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