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爱国
四川省/南充市
74.8万
访问量
用镜头纪录社会,真实的就是最好的。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湾村拍片,上次来这里是今年的正月。那次来村拍片时,有位热心的老人主动为我做向导,带我走了大半个村。当我准备在商店买点食品作午餐时,老人不让,硬带我到他家吃午饭。他的老伴热情地为我盛上了热腾腾的鸡蛋炒卤面。我所到之处,只要是在谁家吃饭,都会留下十元钱的,老人坚决不要。作为答谢,我给他们拍了片,并承诺会给他们送照片的。
在老人家,我了解到主人叫张福顺,还是个网迷,会浏览文章、看新闻,还会在网上斗地主。张福顺过去爱打麻将,老伴经常和她闹别扭,如今他在网上玩,老伴也不反对,有时还要参与,这样他们互相得到了理解。是网上的新生活改变了他们过去的生存状态。我拍俩老口上网的图片在“图说阳城”播出后,电视台的记者还专门采访过两位老人,并做了一期长长的专题片。
这次来村拍片,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人送上了照片。张福顺瘦了许多,几乎有点认不出来啦,他的老伴还是那样。老伴说,说今年他病了一场,刚出院。
在村里几乎见不到年轻人,这些劳动力都到外面打工去了。此时村里正在紧张的铺设“户户通”道路。据村上的负责人介绍,在上冻前他们完不成这个任务,只能到来年再说。村里新修的小区规划的不错,但让村民感到不快的是,不时的有灰尘被吹进来,这些都是因为村附近有个大的水泥厂,我想这些状况以后会得到改变。
在旧村的残垣断壁上,依稀能看到“文革”时期的标语,有六个模糊的大字,只能看到后面的两个“生产” 的字了,我问年轻人上面写的标语是什么,他们读不出来。凡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一看都能念出来,我告知他们是“抓革命,促生产。”
有个很面熟的中年人,和夫人在家门口说话,旁边还停着一辆小轿车。这是个小康之家,当我正要记录时,夫人说话了:“可不能随便拍我们啊,上次见有人来拍过,也不知做什么用?”我说上次就是我来的,这次做个博客,你们都能看到的。
我就是这样,有时被理解,有时不被理解,但我乐此不疲。




2015-10-08 20:47
0
0
904
2015年8月5日 星期三
我与张小粉是在微信上相互认识的,当时我还在四川南充。这是个很开朗的人,在聊天中得知她是个爱跳舞,还会吹萨克斯,是个多才多艺的人。我告她,我回阳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继续我走遍村庄的行动。她答应我如果在新庄拍片,会做我的向导。
这天我在村里见到了她,给她拍片时,她还有点不好意思。我在好风亭下给她拍了一张片。
好风亭是村里的至高点,吹来的阵阵凉风,驱走了浑身的暑热,因为这段时期正处在中伏,是一年里最热的季节。
登高望远,眼前的景象是,宽阔的双向柏油路穿村而过,太阳能路灯林立在道路两旁,全村被绿色的植被掩眏着,俨然是一幅现代城市化的格局,没有一点乡村的感觉。
小粉说,最热闹的时候还是晚上,不论是在公园或是在广场,村上的人们都会聚集在这里消暑纳凉,有跳舞的,有打太极拳的,还有跳健身操的。小粉想挽留我在晚上拍片,我因家里有事,遗憾不能多停留。
这时,我看到乡中学塑胶运动场上有不少的孩子们在进行篮球运动的训练,我好奇的问小粉,小粉说,那个给孩子们当教练的韩金金就是我的儿子。我立马前去采访。
韩金金和贾静是一对非常帅气的小伙子。我这样评价他们,是因为他们都具有健壮的体格,有打篮球的特长。在村里的篮球队里,他们还是主力队员,还经常组织青年人进行篮球比赛的活动。
乡里的中学就建在村上,那漂亮的塑胶运动场,为年轻人开展体育活动创造了优美的环境。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人和环境的因素,新庄村在与邻近村开展的篮球比赛中一直保持着霸主地位,这让村里的人都感到自豪。
今年孩子们放暑假,韩金金和贾静一合计,就办起了篮球培训班,没想到有很多的孩子报名参加,其中还有不少的是邻村的孩子。许多家长感到让孩子参加篮球训练,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不是来这里打篮球,孩子在家不是睡懒觉就是上网玩电脑。在这里不仅仅是给孩子找到了事干,学了一技之长,更重要的是锻炼了身体。作为家长都有这样的心态,让孩子们有副好身板比什么都重要。
训练班在每天上午的6---8点和下午的5---7点开始训。他们从传球、运球、投篮的每一个基础动作做起,一招一式严格训练。参加训练的孩子们不仅学会了打篮球,重要的是锻炼了身体,让他们度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假期……
2015-08-29 10:09
0
0
1154
白沟村有许多的亮点,让人们记住了她。
第一个亮点:白沟大葱,远近闻名。每年越冬,我都会买下两捆大葱,这已成为一种习惯。有年秋天,我家门口有对夫妇开着三轮车卖葱,半天了也没有卖出多少,后来急了,就冠以“白沟大葱”,不一会儿卖了个精光。白沟大葱的杆是又粗又长,辣味悠香,它的销路总是那么好,有一半以上销在了县外。村里还成立了大葱农民合作社,这使得村民的利益得到了有效的保障,也成为了村里一项主要的经济收入项目。
第二个亮点:举办运动会,村妇展身手。我第二次走进这个村,是二零一零年的三月六日,这天村民们聚集在篮球场,观赏这场热闹的比赛,为迎接三八节,妇女们正在进行着一场运动会,比赛的项目有拔河、集体竞走等,大伙的加油声一浪高过一浪,尽管赛后的奖品只是一张小小的奖状,但一个个不甘示弱地妇女们拼上了全身的力量,再现了村民们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这天的新闻图片被3月8日的山西日报采用。
第三个亮点:举办文艺会,自导又自演。今年春天,村里举办了一场文艺晚会,三个多小时的节目,全都是村民们自编、自导、自演的、有舞蹈、有独唱、有小品、有双簧……但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还是那个“模特队”的表演,精彩的创意是,有不同时代的村民服饰一一亮相,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印花布,到六十年代的军绿色,再到二十一世纪的新潮服饰,描述了半个世纪以来在农民身上发生的变化,是改革开放让百姓们过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小康生活。
第四个亮点:评选好婆媳,倡导新风尚。村里每年开展的好婆婆、好媳妇的评选活动,营造出了浓浓的尊老爱幼的风尚来。那些整日里只会围着锅台转的妇女们,也能登台亮相,让村干部为她们颁奖,这是多少年来一辈又一辈的妇女们没有想到的。她们的美德得到弘扬,感人的故事被大家口口相传。

我在村里拍片正好赶上了顿头,我拍到了卫小早老人摊油圪彻的画面。由于近年来煤价的不断上涨,百姓们买不起煤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烧火做饭的方式已经改变,全都改用气或电。用电锅来摊油圪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当我完成了拍摄,要离开这个家时,好客的老人坚决要我吃她做的这个饼,盛情难却,有饥饿感的我接受了老人的这顿饭。正在这时她的儿媳妇梁霞霞也端来了饭,孝敬婆婆。这让我感受到了这是个非常和谐的家庭,我和这一家子的人打开了话匣子,聊了许多的话题,才知道这对婆媳都是登上舞台领过奖的人物,她们还拿出了一份山西青年报,上面有一篇非常感人的图片报道,写的是这家儿媳为婆婆洗脚的故事。这一切让我的敬佩之心油然升起。


2015-07-24 18:21
4
0
1398
在村里,我见到了县蜂业协会会长张国兵,这时他正在组装一个非常别致的小木屋。他告诉我,这个就是土蜂的蜂箱。他还郑重地告诉我,在中华大地上,这个土蜂蜂箱是他的独创,每年只取一次蜜是他的特色。
张国兵养蜂已有二十多年了,多年的养蜂,不仅让他过上了小康日子,更重要的是成就了他的精彩人生。在他家,主人饶有兴致地向我道起他养蜂的事来。
张国兵生于一九六五年,兄弟六人,排行老四,在那个人民公社的集体化时期,他家日子过的非常艰难。这个经历过贫穷磨难的孩子,从小就有过这样的志向: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贫穷的日子。这个聪明的孩子学习不错,读高中时,在阳城一中进行的考试中,语文成绩还获得过全县第二的好成绩。但他严重偏科,因此读书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高中毕业后,他去当了兵。
张国兵说,在人生的前半截是干啥啥不顺。当了六年兵,两次转志愿兵都未转成。退役后在家闲坐了一年多,去尹庄中学当事务,感觉没奔头,就买了一辆小班车搞客运,干了一年多,全都赔了。
一九九六年后半年开始养蜂,不顺的命运从此改变。张国兵边干边摸索,实践中向行家请教,理论上买来书本钻研,没几年就掌握到养蜂的技术,还总结出不少养蜂的经验。在阳城养蜂界崭露头角的他,二零零八年接管了阳城县财富达蜂业农民专业合作社,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张国兵一个普通的养蜂人,在与一帮蜂农的合谋下,正式成立了“阳城县蜂业协会”。从此,这个不甘寂寞的养蜂人就没有消停过,他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协会的工作上,如何引导全县养蜂业健康发展,成了他最重要的工作。这个靠养蜂起家的人,在协会成立之前,养蜂一百箱,而如今只剩下了二十箱。这期间他考虑的不是自己如何发展,而是怎样把全县的养蜂业做精做强。
他用一年多的时间对全县的养蜂状况进行了摸底调查,写出了阳城蜂业今后发展方向的报告。这份报告通过人大代表的提案向政府提交。不久县政府对全县的养蜂业进行了资金扶持。具体的扶持方案是:养蜂在五十箱以上的每箱补给100元,每递增二十箱补给2000元。凤城赵庄的养蜂大户李春社养蜂一百五十箱补给15000元。2012年5月份养蜂大户拿到了钱。
张国兵还介绍说,发达国家非常重视养蜂业,养蜂并不是为了蜂产品,而是为了生态,为了植物的授粉。这时他还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河南省济源市绿茵种苗有限公司,就是用蜜蜂授粉的方式,使公司培育出的种子达到了品相美、质量好、产量高的标准。因此公司与张国兵达成了协议,每年在授粉期间让他组织蜂农带蜂箱去种苗基地授粉,往返费用是公司的。公司还提供粮食、食用油、燃气、帐篷等生活必需品,另外每箱蜂还补给50元。这些都为蜂农增加了收入,让蜂农得到了利益,但真正获得更大利益的是种苗公司。去年张国兵组织了四千箱蜂为种苗公司的植物授粉。
数年前,国内一养蜂专家,曾下过这样一个定论:山西蜜源条件最好的地方在晋城,而晋城蜜源条件最好的地方在阳城的南部山区,因为这里有得天独厚的蜂种和蜜粉。这个定论启开了张国兵养蜂事业的新里程,决心要在养蜂上一展身手,要把阳城土蜂养殖业叫响叫亮。
为此,张国兵走过大江南北,对国内数十家有规模的蜂农养殖基地进行过调研、考察、学习。他最远的地方到过辽宁省丹东地区宽甸县,通过一番考察,他看到各地的中蜂养殖形式多样,从箱型上看有立式的,还有横式的,还有用洋蜂蜂箱的,管理方法既原始又落后,外地的方式、方法他认为这些都不可取,特别是用流行的箱式养土蜂更不可取。
经过一番考察后,一个新型的中蜂养殖方式在他的脑海中已经构成。他根据中蜂的习性,依照中蜂蜂巢的结构,探究书本上的理论,结合自己多年来对蜂的观察和养蜂的实践经验,设计出了独有的科学合理的土蜂养殖蜂箱。从去年冬天到今年春天,他投资购下专业设备,组织力量大批量制作,现已赶制出了三百套土蜂蜂箱。首批一百个蜂箱将入住皇城相府生态园。
张国兵说,用新的土蜂蜂箱养殖有三大优势,第一是可以提高蜜产量,二是实现了科学合理的分层取蜜,三是提高蜜的成熟度,同时还可以做到更好的管理和有效地防止盗蜂。
今年张国兵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全部使用这三百个蜂箱,示范养殖,现场引导,为今后大面积推广土蜂蜂箱养殖奠定基础。
张国兵有一个美好的想法,让阳城的南部山区成为中蜂养殖的自然保护区。让中蜂的箱式养殖在全县开展的大旅游的战略开发中发挥作用,成为旅游景点的新景观。
张国兵还有一个更美好的愿望,打造全县土蜂规模养殖的航母,让土蜂蜜大胆挺进全国市场,彻底改变鱼龙混杂的蜂蜜市 场的乱象,让消费者用上货真价实的土蜂蜜。
结束了对张国兵的采访后,趁午时我在村民张蒲琴的引领下到村里转了一些地方。村里有两个石材厂,专做石刻;去看了村小学,还去看了不再使用的那口老井。
村民张学会正在吃午饭,饭后将驾驶花了5 万多元买的大型旋耕机为村上的人耕地。他说每亩收入五十到六十元,每年能有两万余元的收入。农闲时在外打工。
村里有个琉璃瓦厂,工人们正在紧张的工作着,院里还停了几辆大货车正在装货。看来这里的生产经营状况还是不错的。我准备做些采访,这时一工人因不慎打碎了正在进行包装的十几片瓦。一位负责人走过来没有呵斥,轻轻地说:真心疼,如果这是坯的话也就无所谓了,这可是成品。工人已经脸红了。我与负责人进行了一番艰难的沟通才勉强获准进入拍片。他们不太愿意让我久留,说只想安安稳稳的生产。我只能是简单的拍了两张片,匆匆离去·····

2015-07-23 16:10
2
0
3613
这天,村民们都聚集在了村舞台大院,等待着老书记侯国太逝世二十周年大会的召开。
侯国太离开我们已二十周年了,他的子女们准备筹办这个祭日,村干部知道这事后,执意要隆重的召开个会议,让全村的百姓们都来参加。听到这个消息后,曾任过乡党委书记的老同志赵德瑛、田奇瑞、茹宗胜等也来参加了这次纪念会。山西省扶贫基金会阳城办事处、晋城市太行乡土文化研究会、孙文龙精神研究会以及博联社阳城博友会的一些摄影爱好者也参加了今天的纪念会,纪念会的声势在以往是没有的。
二十年前的五月十二日,村支书侯国太因积劳成疾,倒在了岗位上。县委、县政府为他举行了追悼会。这天,天是阴沉沉的,在无限的追思中,百姓们为他落下了悲痛的眼泪。
二十多年过去了,人们不会忘记这位受人尊敬的老书记,是他改变了通义村穷山恶水的面貌,是他带领干部群众靠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兴修水利,改造农田,发展林业,打造出了一个绿色银行,彻底改变了通义村吃粮靠返销,花钱靠救济的落后面貌。
人们不会忘记侯书记提出的“绿化、美化、香化、硬化”的构想,是这个“四化“的实现,使通义村第一个跨进了全省的文明村行列。
人们不会忘记,侯书记倡导的集体婚礼、公墓制度和一条龙教育服务(村民可享受幼儿园、小学、中学、青年之家、农民夜校的就学优惠),这一壮举使通义村闻名遐迩,走出了太行,走向了全国。

ssss人们不会忘记,侯书记制定的“请客不到,送礼不受,奉承不听,私情不搞”的“四个不”。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老书记倡导的这些,指导我们现在的工作仍然是有着现实意义的。

sss当年公墓制度的实行,引起了民政部的关注。那年民政部长亲自来到通义村实地考察,一番情况了解后,部长对通义村改变了千百年来传统殡葬习俗的创举大加赞赏。为接待部长,县里已在招待所作了接待准备,但侯书记却让部长吃了农家饭,串农家门,与百姓聊天,让部长察到了基层的实情。侯书记做事就是这样,总是与众不同。就是部长的这次调研后不久,《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农民日报》等媒体登载了通义村改革殡葬制度的报道,号召全国农村学习通义村的做法。二十多年过去了,通义村公墓制度仍在实行,它保护了通义村许多很好的耕地。

ssss我与通义村是有缘的。一九七五年在阳城一中就读,学校勤工俭学,让我们在通义村开荒种地,如雷贯耳的侯书记,总是每每让我们提起。

ssss两年前,当年插队通义村的天津知青们回访通义村,大家念叨最多的还是侯书记。知青们还来到他的墓地,向这位逝去的老书记敬献花圈。
oo一年前,我在走遍村庄的路上,来到了这里,图片已在博客上发表,但不知如何下手写这个村的日记。经过一番的思虑,感觉到就写侯国太的纪念会,以此为我补写的走村日记。
oo今天,我参加了侯书记的二十周年纪念会,才使我真正走近了这位仰慕已久的老人,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只要是实实在在的为群众谋求利益,能让百姓得到更多实惠的人,人们都不会忘记。侯国太的人生经历会成为一种精神,被人们传诵。

2015-07-22 17:42
2
0
1833
跟着朋友张雪萍,走进了东庄村,参观了她童年居住过的大四合院,听她讲述了她奶奶的故事。
奶奶叫李小贤,缠过脚,但不是很小的那种,后来找婆的时候就不太顺利。爷爷是个读过书的人,娶了这个还不太封建的女人。不幸的是奶奶27岁守寡,活到了84岁。一个女人怕遭欺负,刚强志气的她,变得很厉害,就连村干部她都敢不认,这个特殊的个性为她找来不少的麻烦。“文革”时期,加之她的成份不好,挨过斗,曾被剃成阴阳头的她,在水利工程上接受过劳动改造。她很爱她的孙女,门前有棵枣树,为了让她的孙女能吃上枣,她天天看守在树旁。一天晌午有一顿饭的功夫没有看,枣被人偷了个精光,她会在门口狠狠的骂上几天。有人搬了她的砖头石块,她说,我儿子要修房,她会逼着人家送回来。如今整个大院都没有人住了,她的儿孙们一个个远走高飞,想想她费尽心血争得那些砖头石块又有何用。
也许是有了张雪萍的原因,整个拍片过程都是非常的顺利。刘书记热情地接待了我,并给予了极大的方便。他找到村委的牌子,并挂好让我拍了个够。
村民吴荣计愉快的接受了我的拍摄,在有500年树龄的皂角树下,我记录了她,她还让我拍到了她的儿媳妇。能看出她是个有威望的婆婆。她还带我到隔壁院上网看了我的博客,大家对我的行动给予了理解。
村里正组织力量铺设“户户通”的道路,我拍到了热火朝天的铺路场面。
我有个妻姨夫叫李占魁,“文革”后曾数年在村上任支部书记,虽然他已病故了十几年,当我提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大家都能想到他,并给予他很高的评价。



2015-07-21 16:30
3
0
2069
随原崇德博友,我们走进了山头村。刚进村就受到了书记卫双银的热情接待,他指着建设中的住宅小区说,不久百姓们就入住这些像城市人一样的单元房。虽说山头村还是属农村,但与县城东边的连接,已使这里的一切已经融入了浓浓的城市气息。
让山头人值得炫耀的是,村里的水草庙。随着旅游热的升温和人们对文物意识的增强,村里超前性的投巨资已将原先被旧的水草庙进行了全面的改修,工程正在紧张的进行着,各殿中的塑像正在塑造中。70多岁的卫虎臣老人,看护水草庙二十多年了,他给我们讲述古代兽医常顺的故事:北宋徽宗政和四年(公元1114年)常顺医好宋军战马万余匹,立下了卓著的军功,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常顺被朝廷封为广禅侯,以嘉奖他高超的医术。这些在庙中遗存的石碑上得到了证实。
这天,村上的人正忙着收麦子。那些小块地,进不去收割机的,人们只好用镰刀了。大概有十多年了我没有割过麦子,拿起镰刀,还割了一阵。我明显地感到岁月不饶人,已没有了当年的劲头了。村民王年囤介绍说,今年的麦子又丰收了,主要是有了八十三场雨。我不解,细问,他说,头年的八月,十月,来年三月,能分别有场透雨,这样就能保证墒情,加之科学种田,小麦就会丰产。



2015-07-20 20:54
5
0
2582
蒿峪村是比较有经济实力的,观村貌完全是一个城市化的村庄。牌楼修的颇有气势,村头高架桥当空而过,广场上健身器材配置齐全,街道上商店正在营业。

在村东有户人家正在忙着掰玉米,用的是老掉牙的手摇机器,那机器样子很不起眼,但很管用,主人正在熟练的操作着,在几十秒间,一圪棒玉米就掰完了。相比之下这就比人工一粒粒的掰的省劲的多。我在小的时候,在姥姥村驾岭吉德就见到过一家人围坐在煤油灯上掰玉米。如今这些场景已经见不到了。

有件让村上人引以为豪的事情,在明朝这里出现过一位战功卓著的大人物——马芳。已故的原政协主席潘小蒲曾写过一部人物传记《马总兵传奇》。马芳十九岁从戎在嘉靖、隆庆万历年间的四十五年军旅生涯中,用兵如神,功显名著,曾任过大同总兵,在战火中为国捐躯,为大明朝立下汗马功劳。他死后皇上下旨,在蒿峪村为马芳大将军修建“总兵府第”,以昭其功,荣耀乡里。

在村民李呆柱的带领下,我来到马芳故居,如今马芳故居已经塌落,在这片废墟上,还留存着一副精美的石刻昭壁,上面的花纹清晰可辨。


2015-07-18 11:25
2
0
1173
骑着自行车进入南芹村,这是第二次了。上次是一九八一年刚结婚不久,我骑自行车带着新婚的爱人走进她的老家,那次在村里还住了一个晚上。三十多年过去了村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连我们住过的连家大院也找不见了。

今年春天,岳母拿出了五千元,为她的公公婆婆立了碑,我撰写的碑文。是这次立碑,让我知道了连家的往事——爷爷连俭,年轻的时候在城里做过烟商,后来实行工商业改造,没收了他的所有,他成了地道的农民。爷爷中年时奶奶因病去世,是他一个人拉扯大了两个儿子,他怕儿子受后娘的委屈,终身未娶,勤劳、辛勤的爷爷,奋力供两个儿子读书,争气的孩子们靠刻苦的读书,都走出了黄土地。岳父连俊贤曾任李圪塔公社党委书记、计委主任、科委主任、农业局长等职,叔父连俊芳文革前的大学生,曾是晋城水泥厂工程师。

就是因为没有上大学,村民田兰江终生没有走出这个村。我和兰江是高中同学,他的学习在班里是优秀的。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他考入了兰州医科大学。那年他的母亲58岁,体弱多病,根本离不开人的照料,家中只有她和母亲,他还有一个哥哥正在晋城师范念书,这个家再也无法供他上大学。为了尽孝道,无奈的他只好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听到这事之后,令我为他惋惜。假如当年他能去上那个大学,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兰江说,去年在一建筑工地干活,他从架上摔下来,造成脚后跟粉碎性骨折,公司已为他支付了一万多元的医疗费,后又补发了一万多元的工资。最终一瘸一拐的他,一年来根本不能干活,医生说,还得休息一年才能得到恢复。为了支撑这个家,爱人不得不到安阳建瓷园区打工。这天她上夜班,正在家休息,我的到来打搅了他们。

兰江说,他的父亲田志春,曾在次营公社任党委书记,一九五八年从省城学习回来,准备就任县委书记,突然发病,百日之后去世。当时兰江只有四个月大,他拿出了珍藏的父亲病故后的遗属补助通知书,我拍了片,上面清楚地写着是第一号。兰江说,要是父亲还在的话,他肯定不是现在的样子。历史就是这样,是不可以假设的,只能说兰江的命运不佳。他也努力了也拼搏了,始终没有走出贫困的阴影。

田兰江一九八二年结婚。他给女方礼钱100元,女方打回20元。结婚花了一千元。在四个兄弟中间(他是老小)娶媳妇他花的钱最多。

村民苗月霞,邀请我到他家参观,这是个占地二分半两层全封闭的小洋楼,尽管建房工程还未最后结束,已展示了主人的实力,在农村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说,你生活的很幸福,家里是有钱的。她说,供女儿上大学,倾注了一生的积蓄。她女儿三年前大学毕业,现在运城人行上班,是女儿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他们的日子正一天天的好起来。对于地地道道的农民来说,读书上大学确实是一条出路。

这天上午老天断断续续的下着小雨,多多少少有点影响我的拍片,久旱逢甘露、百姓们很是高兴,村民连和胜趁雨下地点豆了;胡培列用碌珠碾压窑顶,镇压杂草、压蚂蚁洞,这样窑顶就不会漏了。

在村委大院,我见到了村支书田永朋,受到了欢迎。他介绍说,县政府发给了村里一台拖拉机,是因为全村拥有耕地达到了五百亩以上。这样农民就回体会到政府给予的实惠了。

2015-07-17 15:04
2
0
2361
让白桑村人值得炫耀的事情,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们创下的“一滴水”精神。在那个农业大寨,在那个抗旱的年代里,白桑人用聚集的“一滴水”用于抗旱,并获得丰收的故事,百姓们口口相传。“一滴水”原本是阳城文化馆的璩红旗和他的一帮美术工作者创作的一幅版画,后入选国展,并得到了高层的关注,周恩来总理曾详细询问过“一滴水”的事情,之后八一电影制片厂还来村拍了纪录片,一时间在国内闻名。就因此,大队支部书记李小揪,还成为“十一”大党代表。去年七一,县委冯志亮书记还专程来看望了他。七十四岁的老人,尽管身体不是那么好,一提起往事,还是兴致勃勃的。

在村里,我见到了离别三十五年的老同学张栓呆。张栓呆是我在阳城一中高三十班的同学,我们同是班干部,他是文体委员,我是生活委员,我们的关系密切。他的家境不好,我很同情这位来自农村的孩子,多多少少的是帮助过他的。在那个时代学校基本上是不抓学习的,学习以外的活动总是经常不断,更多的是组织劳动,我们这届的学生,经常到通义村开荒种地,一走就是一个礼拜。每次劳动,学校会发些补助,大多的时候是一个黄馍馍的票,每次我会多报一些人数,把多余的票给了与我关系好的同学,其中就有栓呆。栓呆人老实,有正义感,在那个“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代,同学们的关系处的很紧张,我最讨厌的就是小题大做,上纲上线,乱扣帽子,我因此总是跟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发生冲突,这时栓呆就会站到我这边,并支持我的观点。

高中毕业后,栓呆一直在大队里任职,当过会计,出纳,文书。一九八四年在村任团支部书记,后来又任了民兵营长,治保主任。一九七八年全县民兵举行大比武,栓呆获得了“三项全能”奖(政治、射击、投弹)并授予“神枪手”称号,还得了一支半自动步枪。栓呆说,这些都得益于在高中当文体委员。

实行村民海选村委主任那年,栓呆成了村委委员。栓呆是有能力的,他的个性决定了他做什么事都是认真的。如今他在洪上电灌站上班,工作干得非常出色。我说,栓呆上学那会你不如我,你是农民的孩子,我是军人的子弟;如今你比我强,你是国家电网的工作人员,我是下岗工人。

在栓呆的陪同下,我在村里拍了片。我见到了德高望重的卫法善,见到了应朝铁厂的退休老工人原江海……村里正在打水泥路,不巧的是夜里下了一场大雨,路面冲得不像样,过几天村里的路修好后,白桑村就会有个崭新的面貌。

我拍到了农民参加养老保险的大标语。证明村里宣传农民参保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村支部李书记 介绍说,除了就读的大学生外,村民基本上都会缴养老保险金的。这项工作正在进行中。
2015-07-16 11:32
0
0
1246